Q:你圈有什么神奇的纪念日?

3.30(虽然并不神奇。

iOS暑期互火互心

离霞谷毕业就差一件粉斗啦!拜托有互心需求的朋友把链接狠狠地砸过来——!

这个暑假不出意外会天天上线,如果你不方便的话随时可以停w!

今天好友树解全啦。

她们曾在拉特兰某日的日晕中拥吻,古早的胶片不知因由地染上暧昧的色调。唇舌温软,睫毛颤动,发丝交缠——那个黄昏,紧扣的十指、因此相摩擦的硬茧。那是粗砺却安心的独一份情调,是数次告别之间最难得的温存,记忆里鎏金的宝藏。


能天使别扭地用两根手指捏住那张照片放在莫斯提马眼前晃。相片里本是近似艳红的天空,如今略微蜕了色,却仍然显得很可爱——就像她热烈奇异却也同寻常人一般免不了羞赧的少女时代。


“不会不告而别的。” 莫斯提马噙着浅淡温和的笑意,唇色晶莹同宝石。她抬手无意蹭过能天使的领口,顺着又撩起几缕鲜红的发丝。

“这可是明明白白的一起来了。”

“不是。”

“不会不买苹果派的。...

不要在蝴蝶洞里过中秋,因为但凡叫一声就复刻嫦娥奔月了(。)

方锐生贺丨芒

*补档。初稿于191120。


=

夜雨声烦拎着冰雨站在炮楼之下,世邀赛的荣耀之光为他加冕,也为他们加冕。电脑屏幕上的场景里,逆着光看不清角色的脸,方锐只觉得他像一个盖世英雄。


这一刻方锐忽然想起他在第十赛季拿到总冠军的时候,叶修的君莫笑也是这样睥睨众生,傲然站在一片狼藉的赛场上。他们都踩在并无实质却无比耀眼的一束光上,难以置信,飘飘欲仙。


方锐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极疲劳的状态中,但见证那堪称奇迹的6.5秒的时候还是瞪大了他真诚的一双眼睛。

魏琛的烟头在他腿上熄灭,他无暇去管。

赢了?赢了,奇迹发生了,兴欣是第十赛季的总冠军。


方锐是奇迹的缔造者之一。从选手席起身的时候...

吴羽策生贺丨襟怀万里的温柔

*补档。初稿于19年12月。


=

西安的冬天往往不下雪的,冬至那天却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这是这一年的第一场雪。

李轩和吴羽策一早就在训练室自觉加练,就为死抠一个暗阵的使用时间。

李轩刚刚决定结束这次辛苦的加训,听说外边下雪,快乐的完全失去了平常看起来稳稳重重的样子,特别特别想立刻冲出去,生怕雪晚一点儿就化了似的。

吴羽策想着现下也无事可做,收拾好外设关了灯也跟着李轩出了门。

刚掀开厚重的门帘,吴羽策就打了个冷战。寒气儿顺着羽绒服没拉紧的拉链往里钻,撑开高领毛衣的针脚,攀上宽大裤脚里边的脚踝。

没有风声,梧桐树的影子却在晃动,有雪簌簌落下,空中仿佛还在飘花。

“阿策?你冷就...

林方丨酸

*补档。

OOC属于我 爱情属于林方。


*

方锐这些天一直念叨着店里几个小崽子一个个和自家对象蜜里调油,整个人都在狂化的边缘——总结一下就是他这人一直酸酸酸——夏天了,酸味令人感到清新而舒适。

对此,众店员毫无办法,更是毫无悔过自新的觉悟,甚至看见被别人谈恋爱激得怨气冲天的方锐先生还能从他的悲愤中获得亿点点快乐。

总而言之,方锐最近很惨。


苏沐橙挎着柠檬色的小包等莫凡下班,在小茶几旁边嗑瓜子磕得开心,被等的那个正面无表情地收拾手机充电器。

方锐叫道:“苏妹子!你们俩的粮吃的我都撑了!还有——不准借着莫凡的名义来蹭我们家瓜子吃!”

苏沐橙笑,“我哪里有?再说了,...

· 你说万里夜长,共披一袭荣光。

后来风动半晌,憾极无缘同往。

与林书24H/07:00丨盛放。

*

林敬言坐在案前,脸被笼在半长不长的刘海下边,晦暗昏黄的一点灯光下看不清楚神色。

他盯了一会儿死板的窗帘格,眼睛里是困乏与研究精神疲软的缠斗。

到最后他终于抓起一瓶藏蓝色的药剂,心不在焉地抹了一把在脸上,等它带着有点辛辣刺激的味道自动消去自己脸上的胡茬和油脂,好让他看起来不那么邋遢,也叫自己清醒些。

事实上林敬言不是颓废到疏于打理自己,他只是熬了太久的夜研究一个有关玫瑰花的配方。

一周之前他在期末考核时被“以下犯上”了。被一个叫唐昊的善用玫瑰花的南方猛男。

林敬言记得那是他系里一个没有表情的学生。人看着别扭,倒是挺浪漫。他想。


林敬言也知道自己的天赋并不出众,只是占了当...

鹤栖州:

2020.5.1林敬言生贺活动【与林书24H】终宣


“第一流氓林敬言!”


“哪怕是退役,他也不会让荣耀彻底退出他的生活。”


“林敬言站起了身,他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他本人的气质可一直是挺温文尔雅的。——《全职高手》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再见,林敬言”


不管曾经还是如今,他都如同坚韧的青竹一样挺直背脊在荣耀的战场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


2020林敬言生日快乐!


策划@鹤栖州 

题字@叶尽凉秋 


参与名单:

【文】00:00鹤...

我是废物 我cp贴贴(悲喜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