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锐生贺丨芒

*补档。初稿于191120。


=

夜雨声烦拎着冰雨站在炮楼之下,世邀赛的荣耀之光为他加冕,也为他们加冕。电脑屏幕上的场景里,逆着光看不清角色的脸,方锐只觉得他像一个盖世英雄。


这一刻方锐忽然想起他在第十赛季拿到总冠军的时候,叶修的君莫笑也是这样睥睨众生,傲然站在一片狼藉的赛场上。他们都踩在并无实质却无比耀眼的一束光上,难以置信,飘飘欲仙。


方锐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极疲劳的状态中,但见证那堪称奇迹的6.5秒的时候还是瞪大了他真诚的一双眼睛。

魏琛的烟头在他腿上熄灭,他无暇去管。

赢了?赢了,奇迹发生了,兴欣是第十赛季的总冠军。


方锐是奇迹的缔造者之一。从选手席起身的时候,他简直热泪盈眶。他多么荣幸,他多么荣幸。

那一天他所得到的是他许多年来渴望着的荣耀,他终于在荣耀女神的肩侧璀璨生辉,迸发出强大的能量,令人惊叹的光与热,是一颗公认的分外耀眼的明星。

——实际上他一直是令人无法忽视的、锐利无比的、充满了生气的一抹光芒。


=

方锐是个很不错的人。聪敏,果决。

当年他带着一腔热血去往的呼啸对他来说是某段过往。那里有曾经的林敬言,他曾经的搭档。那里有阮永彬,他曾经亲密无间的队友。那里还有很多很多,包括他对犯罪组合最后的念想——事实上他上去捧起奖杯那一刻想的还是老搭档。


方锐人很机灵,读书时候成绩挺好的,属于那种并不怎么努力就轻易能把好成绩收入囊中的孩子。所以他抛下学业踏上成为职业选手的荣耀征途也频频受阻。


「你犯什么蠢!」

「拖着东西出了这个门就别再回来!」


这是条歧途。

但无论是偷偷跑去蓝雨训练营,还是借着一腔孤勇只身前往很远之外的呼啸,方锐从来都觉得值得。因为荣耀不悔,一切有关的美好都不该后悔。


当年他到呼啸去的时候十七岁,个子还在往上蹿,未成熟的肩背尚显单薄,却已经很有担当。他扛的是呼啸的未来。他从气功师到唐三打的接班人,再转型成盗贼出道,担子上是呼啸的青空。

遗憾的是,他对自己所爱的呼啸的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由于个人风格的问题,呼啸从第五赛季方锐出道开始就颇具争论。俱乐部婉言劝他换个作战风格,但方锐不想因此改变。猥琐的胜利也是硬实力的胜利。他改变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妥协,他也想用自己的、正当的方式闯出一片天来。

他矛盾着,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他其实很感谢俱乐部没有对他生厌,而是给了他一个如此奇葩的选手一个可期的未来。

在呼啸和林敬言搭档的几个赛季是方锐职业生涯中最顺遂快乐的几年。林敬言十分和蔼,完全不像个玩流氓的选手,不像先前那么骁勇的一个唐三打的操作者。他斯文儒雅,而且温柔,对谁都那么恰到好处地关心。他在许多方面包容着方锐,带他走上了盗贼这条路,为他转变了战术风格,成为他的良师,成为他的益友。

他打心眼儿里感激战队,感激林敬言,感激他过去的队友。

所以在因为个人风格被集火,然后被研究透以至于在新人墙上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把猥琐的精神充分利用在安慰自己这件事上:他是神采飞扬的少年。

等到后来他年年跻身全明星,荣耀第一盗贼的名号远扬的时候,犯罪组合却已经不长久了。方锐的搭档,在方锐于这个领域登峰造极的时候黯然走下神坛。


方锐心里像十七岁那年孤身踏上没有归途的荣耀之路时一样,又起了一场浑噩的雾。

没有驱散粉一把扫开他的迷茫。

老林。他轻声唤,眼前淋漓一场雨,觉得自己像风暴里的萍。

他一个人在呼啸的阵风中彷徨,然后和他这一路上一次次的转变和妥协如出一辙的,他毅然卸下了第一盗贼的名号,卸下了他满身星光。

他把这些都抛在了身后,到杭州去,孤注一掷地加入了兴欣。再一次成为一名……气功师。

就好像这么多年来他绕了一个大圈子,现在还停留在起点似的。

但不是这样的。这五年他有很多收获的。这些年间的一切都尚在熠熠生辉。

“不管在哪里,我追求的,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他在无数个夜晚这样对自己说。


真是信念在作祟。方锐在关键时刻滴水不漏的完美一拖三给兴欣抢来了一场总决赛。

“方锐!转型,再封神!”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也……

他看着云山乱凛然的身影,不由得苦涩地弯了弯嘴角。自己拿着兴欣最高的薪水,能做的事情,竟然只有……这么一点点了吗。


他在选手席上看比赛看得身体发僵。他太紧张了。以至于最后那6.5秒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还兀自沉浸在失败的悲伤之中。

直到听见粉丝的哭吼,感觉到魏琛的烟头狠狠捻在他腿上,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前辈抢回了胜利啊。团队赛赢了啊。兴欣在总决赛赢了啊!

他们拿到总冠军了啊!

泪眼朦胧,他扯出一个由衷的笑容。


=

方锐坐在比赛席上仍然觉得不真实。这最后的团队赛战况很激烈,他是继张新杰的石不转之后第四个出场的。

方锐在远程策应周泽楷的那一波攻势时就已经残得差不多了,而且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在被近身的状态下终于也出了场。张新杰很努力地守护着全队的血线,无奈生来是个牧师。


一念之间。

中国队的牧师和对方的刺客完成了一次看起来很亏的交换——靠舍命一击完成的。

然而对方的牧师没想到这边策应之及时,还急着把小刺客的血刷上危险线,于是稍有疏忽,站位偏了一个身位。刺客血条清零,他愣了愣。

这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和一步之遥把牧师选手置于死地。

方锐选了个死角,一个捉云手捕捉了对方在一刹那怔愣的牧师。在己方转火之前同黄少天的支援一起带走了牧师百分之二十八的生命。而后对方的牧师被团队援救几次都没有成功,终于被苏沐橙密集如狂风骤雨一般又富有变化的火力线压榨掉最后一滴血。


随后狂剑很普通却令人难以想到地换了个武器。

苏沐橙提着重炮,收招僵直中无力躲闪被一个瞬间移动近了身,然后光辉地死去。她的长发闪闪,倒下的地方有圣光照耀。

方锐负隅顽抗,在炮楼下方的树林中穿梭不停。只要他还在场上,就能起到牵制的作用。

方锐不是一个适合正面硬刚的选手。然而在角色几乎一碰就死的状态下,他骗不出高级技能,躲闪也不再有太大的意义了。他咬着牙,努力爆发,角色死亡之前在战法身上抢出了一记气功爆破——只可惜没同对面那大兄弟一起殉情。

中国队场上剩下的是黄少天和王杰希,一个拎着冰雨的剑圣和一个挥舞着灭绝星辰的魔术师。


他们斩破了一场雾。

夜雨声烦和王不留行。对方剩下的是一个狂剑和一个战法。四个人只剩薄薄一层血皮。

方锐的心跳动的像风中将熄的火焰,快速得失去了节奏:这场景似曾相识。

他激动极了,刚刚发挥出极致操作的双手发着抖攥成拳头。修剪得圆润光滑的指甲由于用力而泛着青白色。

他们可以的!所有人都坚定地相信着,此刻却也紧张无比地在祈愿。


不到三秒钟,尘埃落定——感谢多年宿敌微草队长和蓝雨副队在这一刻打出了完美配合。

绿油油的王不留行像一道迅极捕捉不到的绿光发射出去。刹那之间王杰希好像回到了第三赛季,一眨眼就变成了那时天马行空的魔术师。他冲出去不到两秒钟,血条便瞬时归零。技能效果下漫天华彩伴着角色的鲜血飞扬,顷刻之间骤然灰暗下去的还有另外两个人的头像。

提着重剑的狂剑没来得及发招就倒下了。战法最后的一记怒龙穿心破打在魔道学者还没倒下的尸体上。


——剑定天下。

天光破云,剑影缓缓停下。夜雨声烦稳稳当当站在场上,是英雄形象。


方锐这一次在世邀赛场上发挥出了自己最大的实力,超水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拼命实现了自己在场上最后的价值。而后亲眼看见了他的好友他的前辈在最后一刻不负所有中国队队员的期望,成功地完成了史上最辉煌的斩杀。

不负他们所有人的荣耀在这一刻到来了。这是他们所有人搏命搏来的世界冠军。

这一刻,欢呼和泪水是属于世界冠军们的。时间为他们驻足。


=

锐,芒也。

是锋芒还是光芒,或是二者兼之。

这些暂且都不重要。


最好的方锐和他最好的队友们站在聚光灯下笑得无比灿烂。

他眼睛里放着一场盛大的烟火,浅浅的一汪泪水载着欣喜在眸底盈盈,倒映出属于世界冠军们的盛世。


源源向前流着的是未尽的时光,一轮又一轮月圆了又残,周而复始。撑舟的人顶着斜风和骤雨,日复一日。尖尖的船头在铺满落叶的水面上划出一条狭窄的小径,方锐在蜿蜒的河道上航行。


他迎着风缓缓向前划去,风的尽头是他的无上荣光。

方锐在路上。


=

Fin.

评论(1)

热度(2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