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羽策生贺丨襟怀万里的温柔

*补档。初稿于19年12月。


=

西安的冬天往往不下雪的,冬至那天却成了白茫茫的世界。

这是这一年的第一场雪。

李轩和吴羽策一早就在训练室自觉加练,就为死抠一个暗阵的使用时间。

李轩刚刚决定结束这次辛苦的加训,听说外边下雪,快乐的完全失去了平常看起来稳稳重重的样子,特别特别想立刻冲出去,生怕雪晚一点儿就化了似的。

吴羽策想着现下也无事可做,收拾好外设关了灯也跟着李轩出了门。

刚掀开厚重的门帘,吴羽策就打了个冷战。寒气儿顺着羽绒服没拉紧的拉链往里钻,撑开高领毛衣的针脚,攀上宽大裤脚里边的脚踝。

没有风声,梧桐树的影子却在晃动,有雪簌簌落下,空中仿佛还在飘花。

“阿策?你冷就回去吧。”已经冲到台阶下的青年回过头来道。

吴羽策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把拉链拉上去,倚在门口栏杆上。

李轩是个行为举止都极温柔的男人,他能看出来。从他来到虚空那一日他就了然于心——他将来的队长是真的很温柔啊。


=

他们第一次见面其实很近,就是去年。讲道理那时候氛围是不大好的,毕竟是两个同职业的选手,又都是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正是气盛的时候。


但那天李轩带着他走遍了虚空每一个角落。他们没甚交谈,但李轩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笑,不卑不亢。若让如今的吴羽策来形容,李轩就像是方锐那人内敛稳当些的样子,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真诚而含蓄的温柔。他对吴羽策虽然不太理解,却不讨厌,甚至表示欢迎。


不论他是情面上的还是认真的,他真的很大度的样子。

因此他们之间没有因最根本的职业竞争划出一道鸿沟。

第五赛季吴羽策以鬼剑士出道,账号卡鬼刻,斩鬼。

其实后来无所畏惧的吴羽策也有过心里没底的时候,只是他看起来是那么无坚不摧,那么强悍。因而少有人能察觉到罢了。

他那时候想得特别实际。

无非是自己在虚空究竟能成为一个怎样的角色。

虚空是否需要他。

虚空是否会放空他。

亦或是虚空最终是否会放弃他。

他设想鬼刻这个女性账号将会给他带去什么。

他脑子里无时无刻想的都是他将要背负多少压力。

然而李轩,新上任的虚空队长,经过磨合,依然用他的行动诠释了一切:你足够优秀。你应该站在赛场之中。你值得被荣耀相配。

吴羽策于是如愿站上了舞台,开始强硬开始刚,打得很猛很酷很斩鬼——完全不像那个长发飘飘的、冷淡到显得超脱的角色卡的模样。

虚空的双鬼拍阵刚刚成型几个月,还没有培养起来后来天衣无缝一般的默契,就已经声名鹊起。当然不乏有怀疑和看戏的存在,但事实没有设想的那样坏,甚至远比吴羽策设想的好得多。也比当时接过队长一职,忐忑不已的李轩所设想的好了太多。


——他们天生优秀,他们理应如此。

吴羽策自出道这几个月来感觉真的没有那么难。至少和李轩一起,和李迅他们一起的时光是不难熬的。

他们之间虽然有空隙,却没有隔阂。

吴羽策本来便是一个挺硬气的人,只要给他那么一点儿底气,他的傲骨和干劲就足够他闯几个天下。

他虽然才出道几个月,但战斗模式俨然是历经百场厮杀的强悍路子。而这种风格分明不是年轻人气盛的打法,却是历经沉淀而得的充满杀意的沉稳。给虚空抢来了好些场令人胆寒的大胜。

强硬是他的风格,是他的战斗风格,也是他这个人的风格。

是他坚持换来的。是李轩为他争取的。

也是他还长的荣耀生涯中所要秉承的。


=

李轩已经去的远了,吴羽策远远地看见青年摇晃着一棵年轻的银杏树。

像个OOC的憨批(。)

他看着李轩抖落了自己一脑袋雪,被凉意刺得差点儿跳起来。


=

吴羽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漠青年。

他用微博,有社交关系,并且也很关注粉丝。

一切他都知道,但他一直都是那副淡淡的样子。

无论是把比赛的输赢强行怪罪在他脑袋上,还是针对于他用女号的阴阳怪气,亦或是真情实感的确不喜欢他特别讨厌他觉得虚空根本不需要他。

他都有看见过。但他好像从来不介意,就像自己从未看见过这些东西。

这分明是一种强大啊。

事实上那些东西李轩看的更多。李轩想得更多。李轩难过得更多。他想自己身为队长却让这种舆论成为战队粉丝认知的主流实在是难逃其责。

而吴羽策只是觉得他们愚蠢。

(↑有一说一,我觉得这句话特别特别傻。)

其实前天的比赛吴羽策发挥得很好,却还是无端受到苛责。

微草针对虚空的新人做了很周密的布置,于是顺理成章地,由于小刺客李迅有那么一点点心急,差点被从阵型里边揪出来,虚空为了保护好他一直处于被动之中——最后还是被微草爸爸打得落花流水。

可是奇怪的人无处不在啊。只是吴羽策出于对战局的考量没有选择给李迅套一个他本来可以套的灰阵,赛后就被扔了矿泉水瓶。

吴羽策觉得还好。他天生不是那么情绪化的人,况且这种事情他早就有心理准备。

但李轩当天在记者发布会上就非常郑重地要求粉丝——至少是虚空粉丝——尊重吴羽策。

说实在的,他有点感动。


=

那样温柔的一个人其实也只是一个年轻人,那是多么好的人。

吴羽策想着,丝毫想不起自己是个更年轻的年轻人这个事实。

他还在用脚尖碾着并压实脚下的雪,那厢李轩已经往回走了。

李轩小跑过来,最后一步踩在刚刚他走去的时候自己踩实的脚印上打了滑,情急之下整个拽了吴羽策一把。

——于是虚空的两根柱子(?)栋梁一起在雪地上滑倒了,姿势堪称猎奇。

两个人爬起来李轩忙着道歉,吴羽策顺势给李轩理理帽子,也不说什么,只是笑,把嘴角勾起一个不太明显的弧度,拍着自己衣服上还没融化的雪,不想让它变得湿乎乎。

“对了阿策,我刚刚突然觉得其实下阵的时间其实还可以有更精确一点的把控。包括整个控制的衔接性我觉得通过这个改善应该会有不错的提升。

呃,但是需要一个关于距离的测试。要不咱们回去试一下?”

“行。”


雪还在下,神秘浪漫的雪花大概是天神剪纸不慎落下的纸屑,晶莹洁白又细腻。

吴羽策和李轩一同走回宿舍。薄雪覆在肩头,在扭头间被微长的头发赶走。

真奇怪,他们在赛场上那么默契,穿着私服依然那么般配。

他们的肩膀几乎并在一起,驼色的大衣和黑色的羽绒服,颜色和质感形成鲜明的对比,但从来不显得违和。

路还很长,他们还能走好久好久。

他们走在微风里,踩在雪上,身后是被压实了要结冰却没结上的滑溜溜的雪地,目的地是虚空其貌不扬的训练室。

沉默在他们两人之间并不尴尬,反而显得融洽。无言相伴,青年统一协调的步伐却能说明很多。


吴羽策面上无甚表情,眉峰是惯常的凌厉模样。但他眼里却装着积雪的前方,也装着身边的队长。

他的眼睛是完全不同于外表的温柔。吴羽策的眼神带着一点点他身上特有的淡漠的气质,混着满满一池缓缓漾开的春水,盈满了他心灵的窗户。

那汪深潭好像能装下全世界似的。

李轩从兜里掏出手机,朝脚下拍下两四只脚踩在雪地里的样子。

他边走边发着微博。

「【一张由直男的手法拍摄并发出的图片.jpg】」

“阿策呀,这个秋天我们已经做的很好啦,加把劲儿就ok啦,就那么——一点儿——就可以啦。”

“嗯。”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我们一直努力,一切都会没问题的。”

吴羽策笑了笑,拍了一下李轩的肩膀又重复了一遍。“嗯,我知道的。”


他比任何人都要相信他们的将来。

他无比相信他们的虚空的将来,更相信他们和荣耀女神美好的将来。

——这是他的追求和梦想,也许也会是他到老都会念叨着的信仰。

午后是晴朗天气。

天地莹白,阳光明媚。呼吸间盈满清新和希望。

一切那么温柔,全都刚刚好。


=

FIN.


“完了这衣服是呢子的就这么湿了怎么整啊!!!”(来自一个ooc的年轻轩哥。)

“所以说羽绒服是更好的选择啊。”(来自那个十八岁的直男策爷。)


=

·敢在世俗唇舌上奔跑的明媚

该被倾慕也应该被敬畏

——《焦骨》银临

觉得这句歌词有可以形容策爷的地方

题目也是出自这首歌


评论

热度(7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