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丨酸

*补档。

OOC属于我 爱情属于林方。


*

方锐这些天一直念叨着店里几个小崽子一个个和自家对象蜜里调油,整个人都在狂化的边缘——总结一下就是他这人一直酸酸酸——夏天了,酸味令人感到清新而舒适。

对此,众店员毫无办法,更是毫无悔过自新的觉悟,甚至看见被别人谈恋爱激得怨气冲天的方锐先生还能从他的悲愤中获得亿点点快乐。

总而言之,方锐最近很惨。


苏沐橙挎着柠檬色的小包等莫凡下班,在小茶几旁边嗑瓜子磕得开心,被等的那个正面无表情地收拾手机充电器。

方锐叫道:“苏妹子!你们俩的粮吃的我都撑了!还有——不准借着莫凡的名义来蹭我们家瓜子吃!”

苏沐橙笑,“我哪里有?再说了,方锐小朋友难道还是单——身——狗?”语罢却挽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走了,方锐远远地听了个冷漠的男声道“拜拜”。


太好了,终于把最后一个也送走了,方锐心说,天知道这些天他经历了什么!!!

他苦兮兮地关掉空调,自个儿也吊儿郎当背上帆布包走了。

今天又是想男朋友的一天:林敬言随校领导去W市的友好校交流了。

林敬言,年轻的骨干教师,一名性格温和样貌和蔼(?)温润的优秀男青年。明摆着是哪个姑娘见了都喜欢的款式。然而光荣的人民教师偏偏栽在方锐这小子手上了。

林敬言属于对谁都一般般好的那种,温和却不逾矩。他这辈子大概也就和小男朋友在一块儿才能最大限度地让人发现他的不讲道理的温柔。毕竟方锐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总那么奇奇怪怪,他也乐得顺着小孩心思过,心里也觉得挺有意思的——丝毫没发觉自己好像扮演着小男朋友父亲的角色,而且还是溺爱儿子的那种爸爸。


方锐关灯,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林敬言打过来的。

“喂,老林——”他缓了半步接起电话,结果出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个踉跄。

“哎呦——啊没事没事,就是被突然而来的恋爱的美好气息熏晕了脑袋。

就我店里那几个小兔崽子,一个个知道我男朋友出差,那个明里暗里的秀啊……搞的我这几天酸死啦!”

方锐脚撞了一下没缓过劲儿来,索性一只脚着力在门口杵着把甜品店的大门锁好,然后靠着墙专心和男朋友扯这扯那。

“是啊!尤其是苏妹子,天天晚上过来接她家小莫回家,生怕我偷偷摸摸把她男朋友吃了似的。

对了,今儿晚上怎么想起来我了?难道外边儿太好了准备抛妻弃子了先给我做个心理准备?”

“哎,开玩笑啦!

老林你明天早上不是坐高铁回来嘛,早点休息啦。明天我去接你然后请你吃中饭呀。”

……


电话最后是习惯于插科打诨的方锐干净利落地挂了——他怕再说下去自己又要被林敬言哄的眉开眼笑,然后第二天早上顺着林敬言的意窝在被窝里等他回家。

他晃了两下左脚,觉得不那么麻和刺痛了,这才以他惯常的轻松样子溜达过两条街,回一个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

对了,路上还顺便打扰了一下正和女朋友坐公车回家的莫凡同志,向他单方面宣布了一下明天自己决定旷工把摊子扔给几个小崽子的重大决定。


明明只有四天的分居两地,方锐却死活捱不过去,好像四个世纪都没见过林敬言了一样疯狂地想他。

他进门就开了空调,然后钻进浴室冲澡。等他一身清爽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间里也已经是一室清凉了。

他惬意地一屁股坐在大床上,然后把上半身也扔进富有弹性的床垫里。两条腿抖搂抖搂,三两下把拖鞋甩到床底下,方锐又鲤鱼打挺似的弹起来开始给林敬言发信息。


「睡了嘛」

「还没,怎么啦」

林敬言几乎是秒回。

「我也不知道鸭,你看我真诚的眼睛.jpg」

「害 明天上午十点半就能见着我了 先睡吧」

「噢。」

「语音/³」

方锐扔下手机:得。睡不着了。

他并没有失恋,也没有什么生理需求(咳),只是太期待小别胜新婚的相见了。


纵然像他这么猥琐的人,也逃不过恋爱的荼毒呀。再怎么告诉自己说人家是你才交往了半年的男朋友,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却像是多少年的伴侣,几辈子都离不开。

林敬言永远把他安置得极其妥贴,永远用世上最温柔的举动表达爱意。

其实他有的时候也想拍拍胸脯摇身一变变成和林敬言一样的看起来无所不能的样子站在他身边。好歹别做那个总要他照顾着的男孩子吧。方锐想。

前天林敬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语气里浓得化不开的哑与疲倦实在是让他心疼的不行,方锐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一直是单方面享受着关怀与爱的那一方,很没用很没用的那一种。


他们之间已经发生过很多这样的对话——通常都是他笑嘻嘻地提起“你是不是嫌弃我呀老林”“那群小崽子都说我是废物点心老林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呀”,林敬言从忙碌之中抽身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没有,有你在我很幸福”——事实上林敬言这样方锐更加觉得不是滋味。

但方锐从来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振作不起来的人。

明天必须全面贯彻这些日子以来为男朋友付出一切的精神!周五早晨早起去车站接男朋友——坚决完成任务!

于是方锐一头栽进枕头里会周公去了。


方锐不想顶着早高峰挤地铁去车站。一来不舒服,二来本来清清爽爽的男孩子挤个地铁挤出一身褶子一身汗实在是没形象去见男朋友好吧!

所以他很小资地打了个车,然后卑微地遭遇了交通拥堵。

幸好还是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他在地下一出站口靠着栏杆刷着手机里不是很有意思的的短视频消磨时间,时不时往里边望两眼。

方锐远远地看见林敬言,正如林敬言远远地看见方锐。


那个温润的男子大夏天还穿着规规矩矩的深色长裤和短袖衬衫,看领口的弧度,领口的扣子甚至还被悉心地系好了。

方锐忽然就觉得自己好像还是算漏了一件事:哪怕是打车过来……在车站闷出一身汗的形象也够狼狈了!

那个人在这么热的天气仍然那么从容的样子,背着黑色的双肩包,提着一袋子不知道是什么的——大概是给小男朋友带的吃的——朝方锐走过去。

他走近来,鼻梁上的细框眼镜让他看起来更斯文些。


方锐麻溜儿地跑过去,殷勤地接过那个袋子好让林敬言把包卸下来,好歹让他的肩背从背包的压迫下解脱出来,没那么累也没有衣服又湿又热黏在身上的难受。

“啊……”方锐挑起一个流里流气的微笑。


“这位林先生,好久不见。有兴趣和我虐虐狗嘛。”

林敬言瞥他一眼,“这才几天啊就好久啦?我看你是天太热了给热傻了。”

“那是。你不知道我店里那群小兔崽子这几天都干了什么缺德事儿——”方锐义愤填膺。

“人家今天早上没夺命连环call你你就得好好谢谢人家啦,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这么幼稚嘛。”


“诶老林你竟然嫌弃我幼稚!”方锐泫然欲泣状,“你怎么去W市几天说话都这么冲这么没劲儿了?跟肖时钦他家小戴学的?”

……

林敬言递给方锐半瓶矿泉水。

“说这么老多话口渴不渴啊?赶紧灌两口凉水,我听你嗓子都有点儿哑了。”

方锐笑眯眯,显得有些不修边幅的毛茸茸的眉毛弯成活泼的弧度。他拧开两块五一瓶、经过长途跋涉还被男朋友喝了一大半儿的农夫山泉,站在嘈杂地铁站的安检等候区里,忽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哪里都那么那么甜。


只要他被林敬言牵着,只要他是林敬言的小朋友,只要他身边是林敬言。

——不知不觉间他竟也已爱他那么深,到了与他一起就满心欢喜的地步。


“老林,我不酸啦。”他凑到林敬言耳边,嬉皮笑脸道。

他想通了。以他这样的性子,或许很难成为在林敬言身边分担压力的男孩,但他可以做那个给林敬言生命里加糖的男孩。

就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和所擅长的那样。


FIN.

评论(1)

热度(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