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曾在拉特兰某日的日晕中拥吻,古早的胶片不知因由地染上暧昧的色调。唇舌温软,睫毛颤动,发丝交缠——那个黄昏,紧扣的十指、因此相摩擦的硬茧。那是粗砺却安心的独一份情调,是数次告别之间最难得的温存,记忆里鎏金的宝藏。


能天使别扭地用两根手指捏住那张照片放在莫斯提马眼前晃。相片里本是近似艳红的天空,如今略微蜕了色,却仍然显得很可爱——就像她热烈奇异却也同寻常人一般免不了羞赧的少女时代。


“不会不告而别的。” 莫斯提马噙着浅淡温和的笑意,唇色晶莹同宝石。她抬手无意蹭过能天使的领口,顺着又撩起几缕鲜红的发丝。

“这可是明明白白的一起来了。”

“不是。”

“不会不买苹果派的。”

“不是!”

“……”

于是心照不宣地,在树下踮起脚尖,她们又一次交换吐息和赤忱爱意。回旅馆的路上买一袋皮筋两袋糖果,手挽着手分一份苹果派,感知发齁的甜蜜,聊天马行空的事情。

多感谢青春的日落很长,足够故地又重游,足够亲吻和浪漫的时间轴重走,还能盛情依旧。

评论

热度(8)

©☁️|Powered by LOFTER